一根线_

一个乐吹

【张佳乐中心向生贺/5h】百花缭乱的祝福

 

大家好,我是百花缭乱,诞生于2013年的那个冬天,我的主人叫张佳乐,是一个扎着小辫子的K市少年。

 我从出生起就在主人的带领下在荣耀世界大开杀戒,威名传遍荣耀世界的同时结交了许多的好朋友,但也给自己和主人树了很多的仇敌,不过我一点都不怕,因为在主人的手下,我是最厉害的!

那个时候在荣耀世界使人闻风丧胆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另一个是拳法家——大漠孤烟。只可惜乐乐主人并没有碰到过他们,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偷偷地去见他们。

我听人说他们两是死对头,第一次见面就打得不可开交,大漠孤烟还被一叶之秋给爆了拳套。此后的每一次见面两人都如见杀父仇人般红眼,哦不,应该是杀主仇人般,毕竟主人就是我们所有的世界,是他们将我们带到了这个世上。

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他们两人的决斗后好感就刷刷地往上涨,那个时候他们在我的眼中就是真正的勇士。

可是后来我就再也不能常常看到他们的身影了。听说乐乐主人他们的世界组织了一个职业联赛,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主人都组队参加了比赛,他们去了更大的世界,行走的更远。

我不知道乐乐主人愿不愿意带着我去那个世界,但我渴望能带给主人更美的风 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结束了,一叶之秋的主人带领他的队员赢得了最后的比赛,一叶之秋也一战封神——斗神!

一叶之秋休息的时候我偷偷地去找过他,问他,那个世界是怎么样。

而他总会痞痞的笑着,回答我——每一个人看到的风景都不一样,你要自己去寻找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不可避免的和他打上一架。

但是独自一人时我也会默默地想象着那个世界的风景,想象着主人的欢欣,我渴望将世上最好的东西带给主人。

在那个K市明媚的夏日,荣耀世界西北荒漠的战场上,主人和我第一次遇见了他们,在主人和我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的人。

狂剑士——落花狼藉和他的主人——孙哲平。

我至今还记得那是一个血色满天的黄昏,落花狼藉就那样开着嗜血状态扛着他的重剑走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了他那染上了鲜血的宽厚的手掌,与它的主人一起说道“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错愕中我听到主人轻笑的声音,他说:“好啊。”

沟壑纵横的荒 漠中,如血西沉的夕阳下,那个对我来说十分神秘的世界就此缓缓打开了它那唯一的大门。

那个时候的乐乐主人啊,尚是年轻气盛的少年,怀着满腔的热血随着孙哲平来到了这个残酷却又温暖的赛场。

乐乐主人是在一个天气尚好的下午和孙哲平见面的,我很惊讶,因为他和落花狼藉不太一样,但是我又能在他的身上看到落花狼藉的影子,哦不,应该说落花狼藉的身上有他的影子。

总之在初识的那段时间,乐乐主人是比以往还要欢喜的,就连睡梦中也能看到他微微扬起的带着笑意的嘴角。所以无论怎么说,我都是很感谢孙哲的,将乐乐主人带到了这个我从未见过的赛场,让主人和我能够在更宽广的天地见到更精彩的风景。

第二赛季,孙哲平和乐乐主人组建的百花战队正式登上了职业赛场。在这个残酷的战场,落花狼藉用手中的重剑为初生的百花杀出了一条血路。漫天飞舞的血花中,那个狂剑士永远冲在战场的前方,而我只要紧紧地跟随他的身影便可。

此后,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人们说乐乐主人和孙哲平将联盟带入了“双核”时代,我和落花狼藉是联赛中的第一对双核——繁花血景,然而我想起了许久不见的一叶之秋,和他那永远都不会再见的拍档——秋木苏。

我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永远痞痞地微笑着的秋木苏难得地看着这场大雨沉默了起来,他那如琉璃般漂亮的双眸下隐藏着无法言语的悲伤与痛苦。

在隆隆作响的暴雨中,秋木苏,离开了。

一个角色永远消失了,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都是被第一任主人带到了这个世上,如果不出意外,我们都是能够在一任又一任的主人手上传承下去的,然而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意外了。

第二赛季,百花对战霸图,在这个疯狂的赛场,我终于能够和大漠孤烟真正地战上一战。

 然而,我们输了。

真正倒地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叶之秋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看到乐乐主人伤心的眉目以及他那不甘的神情。我知道,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在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上,我们才刚刚上路。

第三赛季,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易主了。

我们都知道这一天最终会来到,但没有想到他们俩是这么的快。

索克萨尔的身上再也不见那随时流露的猥琐,王不留行也一改当初的平庸,成为了这个赛季最瞩目的角色。

那个时候我问落花狼藉有想过下一任的主人是什么样子的吗。

而他只是挥了挥手上的重剑,淡淡地看着我说:“下一任主人是什么样子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的主人是孙哲平,是百花战队的队长。”

那个时候啊,我们以为一切都还是这么的长,然而谁又能想到意外来得这么快,快到让人绝望。

我喜欢主人和人PK时那时而飞扬的神色,时而微皱的眉头,时而紧抿的嘴角,以及那耀眼的琥珀般的双眸间洒满的光芒。

我一直坚信乐乐主人的笑容是世间最灿烂的花,是无论何时都能将人从深渊中拉扯出来的希望之光,但是第五赛季时我才发现我错了。

第五赛季孙哲平手伤爆发后中途退赛,尚在成长中的百花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寒潮。

但是落花狼藉还在,在一个不太好的午后,他离开了孙哲平,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成为了他的新主人。

那个午后,我看到落花狼藉独自眺望远方,时时紧握的重剑随手扔在了不远处。

我的心很沉重,开始害怕起来,害怕在不久的未知的将来,乐乐主人也会永远永远离开我。

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患得患失的时候,乐乐主人需要我,而我也定要拼尽全力完成主人心底的那个梦想。

乐乐主人和我都知道,“繁花血景”再也不会在这个赛场出现了。此后枪响,雷鸣,却再也没有挥斩在我身前的重剑了。

孙哲平离开后,乐乐主人接过了他的重担,成为了百花的天。第五赛季的百花仿佛是要将自己燃烧起来一般,我知道,他们是被乐乐主人带起来的,是被我带起来的。

不顾一切的百花,疯狂的百花,一如在寒冬中盛开的艳梅。冬风而过,雪花飞飞扬扬间落了一地的残花。

第五赛季,决赛,百花,输了。

我倒下的那一刻,看着战场中早已离场的落花狼藉的身影发出了我此生最愤怒的吼声,我无法原谅他,已经褪去“第一狂剑士”的外衣回归平庸的他。

乐乐主人成为百花的队长后,他的笑容啊,失了最初的纯粹。

那个时候我常常想,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快乐的荣耀,带来的是无尽的哀伤与痛苦,当被荆棘伤的鲜血淋漓,我的主人,那个如孩童般的主人,还能带着我继续走下去吗?还能带着我触摸到那代表最高荣耀的冠军奖杯吗?

无数的黑夜中,我无助的看着漫长的黑暗将主人那早已疲惫不堪的心又一次,再一次碾碎成粉。 我多么想冲到主人的身边拥抱他,温暖他冰冷的心,为他拭去冰凉的泪珠,告诉他,他的身边还有我,我一直都在。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唯有在赛场上一次比一次拼命,一次比一次疯狂。

第七赛季的时候,乐乐主人带着百花疯狂到了极致。一次比一次冷静的目光,一次比一次勉强的笑容无不在告诉着我乐乐主人身上的改变。而我只祈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觉,乐乐主人还是最初的主人。

然而上天仿佛是要故意折磨我们一般,第七赛季,决赛,百花,输了。

场馆里是微草粉丝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我站在乐乐主人的身后,沉默地看着站在阴影当中的他的身影,那抹靓丽的粉色仿佛蒙上了一层厚重的纱,压弯了乐乐主人,也蒙上了我的双眼。

“队长!我们下次再来 !”

我转头,看到从另一旁过来的百花队员们笑嘻嘻地揽上了主人的肩,主人微笑着回头重重地点了头。他们的眼底依旧留有哀伤,甚至连微笑也充满苦楚,可是看着相互打气的他们,我突然觉得,这样的百花还有很长的路。冠军领奖台上那绚丽的光彩照亮了这群奋斗的青年的脸庞,而我始终相信百花能够站到那里。

然而我没有看到乐乐主人隐藏在眼底最深处的痛苦,后来我想,那到底是多沉重的痛苦才能够隐藏地如此不留痕迹。

夏休期到了,乐乐主人处理完战队里的事回到了家,他没有回自己的小公寓,而是回到了离别已久的父母家。 K市的天气一向很好,在早上乐乐主人会陪父亲去晨跑,傍晚吃完晚餐后也会与父母去小区里散步。

看着乐乐主人那笑嘻嘻的模样,我突然觉得如此平静的生活仿佛梦一般。然而梦始终会有醒来的那一天。

夏休期快结束的那一天,乐乐主人拨通了战队经理的电话,平静地说:“我要退役。”

通话结束后,乐乐主人仿佛松了口气,笑嘻嘻地陪着他的母亲外出买菜。看着乐乐主人远离的背影,我的双脚仿佛灌满了铅,沉重地抬不起来,亦失去了跟随的兴奋。

温柔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唯有我一人的房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身周都是乐乐主人的痕迹,我的心却如坠入冰窖般寒冷以及绝望。

 我担心许久的事最终还是来临了。

乐乐主人离开百花俱乐部的时候,我独自站在百花的大门前看着他孤零零的身影远离,此间他再也没有回头,决绝的仿佛赴死一般。

两年前,孙哲平离开百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呢?那个时候,落花狼藉是不是和我一样心痛到仿佛死亡来临呢?

我不知道。

我的新主人叫邹远,是一个性子柔和的少年,尚未长开的青涩脸庞上是惶恐不安与激动。

这让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乐乐主人,我最初遇见的乐乐主人。

邹远对我说:“百花缭乱,队长走了,现在啊,只有你在我的身边了。”

邹远的偶像是乐乐主人,这是很久以前我就知道的事,乐乐主人空闲时间也会去百花的训练营指导他。我知道,他一直把乐乐主人当做是职业生涯中的指向标,努力追随着乐乐主人的步伐。

初入百花战队,首次登上职业联赛,他是一个新人,却也是百花战队最重要的核心,那些曾将乐乐主人压垮的一切啊,又再一次压弯了这个少年。

他就像溺水中的人,随着波涛起起伏伏。

我第一次听见“浅花迷人”这四个字是在百花谷公会会长“花开堪折”的嘴中,他兴奋的告诉我,乐乐主人回来了。

在大家不知道的时候,我偷偷打听了浅花迷人的所在地,那个时候我想,我就偷偷看一眼,看一眼如今陪伴在乐乐主人身边的人是什么样子。

在那个人声嘈杂的混乱场地,远远地我就看到一个将弹药如天女散花般玩耍的弹药专家在人群中穿梭,他就是浅花迷人,没由来的我心里这么认为。

满目的光影中是他灵巧的身影,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在乐乐主人手下无法无天的自己。

在不被人知晓的地方,我看着那在人群中厮杀的弹药专家微笑着落下了泪。

真好啊,乐乐主人他没有放弃,他回来了。

真好啊,我还能再遇到乐乐主人,即使乐乐主人会将枪口 对准我。

第九赛季前夕,霸图放出了乐乐主人复出的消息,那时已经回到俱乐部的百花队员们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消息皆沉默了起来。

独自一人时,邹远抚摸着账号卡,沉沉的声音忽的响了起来:“百花缭乱,张佳乐前辈回来了,你开心吗?”

那时的我,看着孑然一身的邹远,默默地张开了双臂拥抱这个在黑暗中暗自哭泣的少年。

令人更震惊的事再一次发生了,在某个普通的下午,霸图俱乐部的人来到了百花。

霸图收购了我。

霸图经理将我递给乐乐主人的那个黄昏,阳光尚好,透过落地窗的金色光芒啊,照射在我的身上,暖暖的,就像主人手心的温度。别离一年,乐乐主人漂亮的眉目映入我的眼帘,那如琥珀般的眼底啊,是止不住的欣喜与喜悦。

真好啊,乐乐主人他,回来了。

可是乐乐主人的处境并没有我所想的那样美好,乐乐主人的复出霸图,我的转会,激化了百花粉的情绪。在百花粉的心中,张佳乐,百花缭乱就是百花战队,一如说到微草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王杰希和王不留行,说到轮回,周泽楷和一枪穿云 就会从口中率先蹦出来。可是在如今的联盟中,一人独领风骚的时代已经结束。为什么粉丝们就不能理解呢?

那段时间,拥有一年空白期的乐乐主人一边迅速找回以前的状态,一边默默承担着来自粉丝们的怨恨。那时,我仿佛回到了第五赛季孙哲平手伤退赛后的时光,漫长黑夜中无助地看着乐乐主人如受伤的小兽舔舐不可愈合的伤口。

独自一人时,乐乐主人对我说,是他对不起百花的大家,是他背叛了曾经的誓言。

我唯有沉默,一如说到百花时心情复杂的乐乐主人。

第九赛季回来的不只是乐乐主人,还有离开赛场的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回来的那天,我看到他黝黑的双眸没有半点情绪流露,平静的仿佛孙哲平还在时那样,但我们都知道,始终有什么变了。

春节荣耀等级更新后,浅花迷人告诉我,他和乐乐主人在网游里遇到了孙哲平和他的新拍档——再睡一夏。

他说和再睡一夏在网游 游里重现了繁花血景后,他终于明白了百花粉丝们为何如此执着这组组合,甚至成为了百花战队前进的阻碍。

那时漫天都是狂剑士手中重剑带起的血花,耳旁是弹药专家手中技能释放的不断的隆隆声。繁花血景所到处,尸血纵横,片甲不留。

浅花迷人兴奋地描述着网游中的场景,然而我的目光飘到了远处独自一人的落花狼藉,孙哲平回来了,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知道,我唯独能确定的是无论阻挡在他前往胜利的路上是谁,他都会挥起手中的重剑,将对方斩落。一如曾经的孙哲平,如今的孙哲平。

第十赛季结束了,乐乐主人接到了来自国家的邀请,和他曾经的队友和对手组成国家队一起前往苏黎世参加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在这个更加宽广的平台上,在乐乐主人的手下,我手中的繁花开遍了赛场上的每一个角落。炫目的光影中,我看到了向我走来的乐乐主人,他说:“辛苦了。”

我想哭,我想笑,然而最终只是仰望荣耀世界熟悉的蓝天。那天空啊,就算是在不同的国度也依旧蔚蓝,就像我最初遇见乐乐主人的那个湛蓝的天空,永不褪色。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决赛,胜利者,中国!

国家队赢了,乐乐主人赢了!

我曾经有想过乐乐主人赢得冠军时是什么样子,哭泣?大笑?

然而真的到了这天的时候我才发现都不是。

战斗结束时,我手中的操作还在进行,然而一叶之秋他们已经飞奔过来狠狠地抱住了我,他们大喊:“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那一刻,我好像听不懂他们所喊,和乐乐主人追逐多年的冠军最终可以触摸到时,这一切反而显得有些不真实。

我回头,看向乐乐主人,他的神情似乎有一些迷茫,但瞬间回归于清明,眼底的疲惫不加掩饰。然而乐乐主人很平静,平静的仿佛不是他。可他那泛红的眼角和接过奖章时微颤的指尖在告诉着众人,他很兴奋,他很激动。

这是我和乐乐主人拿到的第一个冠军,但我坚信这绝不是唯一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国内第十一季比赛开始前,有人问乐乐主人还要继续吗,乐乐主人笑了,仿佛曾经那个恣意飞扬的少年。

他说,国内冠军我还没有拿到呢。

如今,已经是陪伴乐乐主人的第十一年,零点的钟声已经响起,生日快乐,乐乐主人。

新的一年,我会继续陪伴在你的身边。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