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线_

一个乐吹

感谢你在我的青春盛装莅临

B市夜晚的街头上,凌厉的北风呼啸着,孙哲平拢了拢宽大的围巾,在手心哈了口暖气,目光落在缠着绷带的左手上,洁白的绷带就像这黑夜中的雪,白的让人感到窒息。

迎面走来一对年轻的情侣,女生语气亲昵地向男生撒娇道:“好不好嘛,就一个,我保证今天过后再也不吃了!”男生无奈地伸手刮了刮女生的鼻梁,说道:“我信你啊,昨天就说好是最后一个了,真是的大冬天的你也不嫌冷。”说罢却是携着女友走进了散发着柔和橙色灯光的雪糕店。

孙哲平沉默地看着女生那胜利般的笑颜,忽的想起了张佳乐,那个曾经也像女生一样在雪糕面前欲罢不能的张佳乐。孙哲平的眼光暗了暗,沉默了半响,从衣袋中拿出手机划开了拨号界面,微凉的指尖在屏幕上一字一顿地打出那串早已烂熟于心的数字。

“大孙!”张佳乐嬉笑的声音透过冰冷的手机传了过来,连带着寒风也好似染上了他那开心的因子,孙哲平的嘴角不自觉漏了笑。

“嗯。”他的目光停在了黑夜中柔和的光上,思绪也随着张佳乐那笑声弥散在了空中。

 

  那年西北荒漠,如血一般西沉的夕阳下,阳光斜照的战场上,一个少年向着另一个少年伸出了手,那是他们此生定下的约定。

 

  屏幕间如烟花绽放的大片光影下,手握重剑的狂剑士与不知名的敌人在厮杀。孙哲平嘴角抿着笑,那个上跳下蹿的弹药专家正是他理想蓝图中的最后一块拼图,于是他毫不犹豫向对方发出了邀请,想与他一起站到那个被掌声和鲜花簇拥的代表着最高荣耀的地方。

 

眼底倒影着屏幕间的光影,孙哲平侧眼看了看身旁的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少年,少年左手往键盘上一抹,屏幕间又绽放开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火花,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影中是弹药专家灵巧的身影,耳边是队友们咋呼呼的喊声。

“喂!大孙就适应的很好!”张佳乐说着手下的百花缭乱又是一枚弹药扔了出去,炸开又一片血花。

“眼要瞎了啊!”队友们又是一阵吐血。

“喂喂喂!加把劲啊!”

 孙哲平笑了,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此时他的笑是有多么的温柔。

 将注意力集中到战局中,手下的狂剑士在弹药专家的掩护下越发的勇猛,重剑的剑锋带起一片片血花,与弹药专家的光影交织在一起。

 但是即使张佳乐十分优秀,连他也不得不佩服,可是……某些时候还是超想揍他一顿的……

  比如现在……

“大孙啊……”张佳乐抽了抽鼻涕,眉眼间是满满的期待,“俱乐部附近新开的那家雪糕店真的超级棒!最近还有优惠!”

“你感冒了对吧?”孙哲平连眼神也没有分一点给他,键盘上手指纷飞,下一秒狂剑士便毫不犹豫将对手斩落,拒绝对方的又一次邀战后,转头认真地看着粘在自己身旁的张佳乐。

自从他发现张佳乐生病了也用副队的身份胁迫队友帮忙带雪糕后就严令禁止众人纵容他,是的,纵容……

孙哲平也是很无奈,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个副队,看看隔壁的嘉世,人家队长从不露面,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叫吴雪峰的青年解决,无比可靠,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然而自己的副队……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是啊,但是那个感冒药真的超苦的,听说那家店的草莓味雪糕很甜!”张佳乐晃了晃白净的双腿搭在孙哲平的大腿上,笑弯了双眼,“大孙一起呗,我保证只吃这一次,以后一定乖乖吃药!”

孙哲平低头看了看那双腿,又抬眼看了看笑得仿佛一朵花的张佳乐,在心底叹了口气,果然啊,只要面对这家伙那没心没肺的笑容,自己心中的堤坝终会动摇。抬手拍了下他的双腿,挑了挑眉,说:“你还有以后?”

“嗯?”张佳乐缩回了双腿,不解地看着他。

“大夏天感冒你不觉得难受吗?”孙哲平说着站起身来拿过张佳乐的药,“吃了。”

“好嘞!”张佳乐痛快的将他几秒前还说着奇苦无比的黑糊糊的药一口闷了。

孙哲平无奈的撇了撇嘴角,假装没有识破张佳乐的谎言:“走吧。”

“嘿嘿,我就知道大孙你最好了!哎,大孙,等等我呀!”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那家店……?”孙哲平抬眼看向身后左看右顾而言他的张佳乐。

“呃……”张佳乐讪讪的用食指刮了刮脸颊,斜照的阳光正好照耀在他的那一侧,指尖染上光芒,连带着张佳乐的局促也多了几分,“我也没想到这里会是一家情侣店啊……”                               

“走吧。”孙哲平认命般地偏了偏头,示意张佳乐跟上自己。

 这次张佳乐是真的被孙哲平出人意料的行为给惊到了,他居然如此坦荡的走了进去,而自己居然也呆呆地跟着他,就像荣耀中的那个弹药专家总会紧紧地跟随眼前的那个狂剑士的身影。

孙哲平看在眼里,笑在心里,面上依旧是一片平淡。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什么?”服务员小姐姐仿佛没有看到坐到窗边的这两个客人是男生,微微带笑的表情让张佳乐差点以为自己和孙哲平看起来真的像一对,但是……怎么可能嘛!张佳乐偷偷的用余光瞥向眼前的人,发现孙哲平的表情没有一点异样后才稍稍放下了一直悬挂的心。

“大孙,你要点什么啊?”张佳乐翻看着手上的甜点单,发现这家雪糕店不只是售卖雪糕,还有各种看起来好吃的小蛋糕和点心。只是……都是情侣的那种的啊!

张佳乐的内心一阵咆哮,毕竟孙哲平那种平淡似水的表情实在是让他有一种回去后就死定了的感觉。

孙哲平在甜点单上点了点,抬头看向张佳乐:“一杯就够了吧,你现在在生病。”

“那怎么行!”张佳乐条件反射地反驳道,但是一看到孙哲平那种“你敢再吃就死定”了的表情立即惊出了冷汗,心虚地继续道:“我们可是世界上最好的正副队啊!怎么能不带一点给我们可爱可亲的队友们呢?”

孙哲平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瞎扯,随手又点了几下,对着站在一旁的服务员小姐姐说:“麻烦将这些都打包一份。”

“好的,不过那款恋人挚爱是只有情侣杯,所以……”小姐姐的目光游离在两人之间,仿佛在探索些什么,但脸上依旧挂着职业笑容。

“不……”

“就要那个了。”孙哲平仿佛没有听到张佳乐说出的话,径直朝服务员小姐姐点了点头。待服务员小姐姐离开后才不紧不慢地看向张佳乐,开口道:“不什么?”

“没什么。”张佳乐心虚地四处乱看,待回头再一次看向孙哲平时发现他已经带起耳机认真地盯着手机屏幕。

他们所在的座位正好是靠路边的窗户边,阳光穿过高楼大厦落在了孙哲平的眉目间,略带坚毅的青涩眉目染上了余晖,平淡的眼潭下是不可一世的狂放。

张佳乐呆看了一会儿后,无言地笑了起来。微微翘起来的眉眼也与他对面的那个人一般染上了这失了灼伤的夏日余光。

张佳乐没有出言打扰他,反而拿出手机和他一样插上了耳机,因为他知道孙哲平此时在做的事和他即将要做的事一样。点进视频集锦,耳旁响起的是两人都格外熟悉的荣耀打斗声。而赛场上的烟火中的那个身影是两人立志要打败的对手——嘉世王牌,斗神,一叶之秋。

 橙色的灯光柔和地照亮了那稚嫩的脸庞和飞扬的神情,就像他们所处的这个年龄,充满了为理想献身的无尽热血。

 那个傍晚,斜照的阳光透过窗户温柔地拥抱勇敢的少年,仿佛在告诉他们,不要畏惧黑暗。

 

“现在?”张佳乐有些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在K市。”

“嗯,我知道了。”

“等等!你该不会是现在要过来吧?!”张佳乐显然被自己的猜想所吓住了,“大孙我跟你说啊,现在可是晚上十一点!你在B市,而我在K市!”

“……你想多了。”

“……”

“不说了,我到家了,你早点休息,别熬夜玩游戏。”

“哦。”张佳乐的声音似乎带着些闷闷不乐,就在孙哲平即将结束通话时,张佳乐那带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大孙!新年快乐!”

“嗯,你也是。”孙哲平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将通话挂断。先前心中的负面情绪已随着张佳乐那笑声一起消失在空中。

孙哲平回头看了眼灯火通明的街道,将手中刚买的雪糕含进了嘴中,在口中一点一点融化的雪糕化作丝丝的甜蜜顺着温暖的血液流入心室。

 孙哲平想,也许他也对雪糕着了迷。


夜深了,天空如墨一般漆黑,却又在天边泛着淡淡的亮光,给这漫长的冬夜带来些许慰藉。

冰冷的路灯灯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到温暖的室内,也照亮了被梦魇纠缠的人那紧皱的双眉。

孙哲平的眼中罕见地露出了压抑的痛苦,那是被时光冲刷后仅剩下的,但也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

无尽的黑暗中唯有那映着青年疲惫脸庞的屏幕光芒,孙哲平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那近乎麻痹的神色让他痛苦地用力闭了闭双眼。闭上眼的那一刻孙哲平没由来的觉得这是第七赛季时的张佳乐,背负着他们共同理想孤注一掷的张佳乐。怎么会这样呢,明明离他离开也不过短短两年多,为什么张佳乐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他是知道的,一直都是知道的。

离开赛场后的他平淡地接受了这一切,平淡地过着身旁没有了那个整天嬉嬉笑笑的人的生活,但是又总会关注着那个人在公众面前的一举一动。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

有时孙哲平也会忍不住唾弃自己,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屏幕上的那个人是他此生中最重要的拍档,是他无论如何也舍弃不了的羁绊。只是这一切都在手伤爆发的那个晚上结束了。

孙哲平大概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张佳乐那仿佛天塌了般的神情,也忘不了在那下一秒张佳乐就仿佛成长起来的神色,他也从来都没有想到张佳乐会有这种哀痛到了极致最终化为平静的潭水的眼神。

但他知道,表面上看起来一夜成长了的张佳乐其实还和以前一样。他依旧以笑容来面对他的队友,因为他是副队,孙哲平不在时他就是百花的另一半天。可是无尽的黑夜中他也会默默呜咽,像一头受伤的小野兽独自舔舐不可愈合的伤口。

孙哲平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象变为了一个暮霭沉沉的黄昏。

眼前是百花刚刚成立的那年夏天张佳乐缠着他前去的雪糕店,身后的夕阳余晖中是张佳乐的身影。那一瞬间孙哲平以为自己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没有手伤,没有分离,尚且斗志昂扬的夏季。但他知道,还是有什么变了的。比如张佳乐的前面再也没有了孙哲平,就像百花缭乱再也没有了冲在他面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落花狼藉。

张佳乐细心地戴好了棒球帽和口罩,将他那张扬的小发辫藏在了帽中,就像把他对孙哲平的思念和曾经张扬的过往尽数深藏于心中,任凭它们落满了灰尘。

孙哲平跟了过去。看着张佳乐娴熟地走到面向夕阳的窗户旁的座位,看着他娴熟地点了杯草莓味的雪糕,看着他娴熟地独自吃完两人份的雪糕,再看着他娴熟地踏着残阳的光点消失在黑暗中。一切都是那么的娴熟,那么的自然,就像呼吸一般。但孙哲平的心早已抽痛了起来,真是奇怪,梦中的自己怎么会痛呢……

转身映入眼帘的是身穿霸图队服的张佳乐,身旁是震耳欲聋的谩骂声和嘘声,孙哲平抬眼看了看身周,这是他奋斗了三个多赛季的主场,也是张佳乐拼命了六个赛季的主场,原本熟悉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孙哲平走近张佳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是张了张嘴将话语尽数吞咽下去,用他那曾在键盘上跳跃的的左手缓缓的抚上了张佳乐的眼。

孙哲平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在网游中时隔四年再一次遇见张佳乐的时候,与张佳乐再一次并肩作战的时候,也是繁花血景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眼中的时候。那个时候仿佛回到了八年前,两人在网游混战中第一次遇见,落花狼藉向百花缭乱伸出手的那个黄昏。

喧闹声渐渐远离,就连面前神情坚毅的青年的眉目也好似染上了霜雾,一点一点消失在眼前……

天亮了,孙哲平愣愣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绪还未从梦境中回来。

孙哲平很少做梦,他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会梦到自己离开后的张佳乐,独自在夺冠路上挣扎的张佳乐,最后背负过往重新开始的张佳乐。目光落在窗外的流云上,他又罕见地发起了呆,真是奇怪,好像回来后只要一想到张佳乐自己就会不出意外地走神。

孙哲平想,自己该不是得了什么病吧。

于是他决定去找张佳乐。

 

K市即使是冬天也有着暖暖的太阳,天边偶尔滑过几片白云,澄清的蓝天让孙哲平想到了张佳乐,那个逗一逗就会像猫咪炸毛的张佳乐。低低地笑了几声,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去,大孙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把我喊到这里来,这附近可是有很多百花粉啊!”张佳乐压了压帽檐,又把自己用围巾裹得严严实实的。

“我把这家店买下来了。”孙哲平平淡的仿佛是“我买了一束花”一样。

“卧槽!什么时候?”张佳乐只露在外面的双眼装满了震惊,“没想到啊大孙,你居然喜欢这种雪糕店,啧啧啧。”

孙哲平抬眼看了他一眼,摆弄了一下手机后,说:“刚刚下飞机时碰巧就想到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者啊!”张佳乐愤愤的戳了戳眼前的甜点单。

“话说回来,你来这里干什么?大过年的不在家陪父母串亲戚?”哀嚎后张佳乐又关心起孙哲平来这里的缘由了。

孙哲平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他,就像在梦中静静地看着那个没有自己陪伴的张佳乐,他忽的笑出了声。

正巧这个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张佳乐奇怪地看着放到自己面前的超大份草莓味雪糕,说:“我没有要这个呀。”

孙哲平伸出手推了下雪糕,说:“来陪一个白痴过生日。”

张佳乐猛地抬眼盯着他,仿佛是要将他那平淡的表情盯出一朵花来。算算这是两人再一次联系后第一次陪他过生日。

孙哲平坦然地看着他,平淡的目光里融入了些许温柔,就像K市的冬日,温温暖暖却不易让人察觉。

但是张佳乐看懂了。

他是K市人,本该在熟悉中习惯这冬日的一切,可是他不久前才从中国的另一边——Q市回来,所以他能感受到这悬挂于天空的暖阳所带来的丝丝暖意,亦能感受到孙哲平那目光中所蕴含的一切。

张佳乐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痛,他转过头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好像看到许多年前的夏季他黏着刚认识不久的孙哲平来到了这家情侣雪糕店,在他的胁迫下一个人愤愤地吃掉了两人份的雪糕,又好像看到了在他离开后的无数个黄昏独自前来的自己……

“谢谢……”张佳乐回过头来,琥珀般的双眸间是孙哲平见过的最绚烂的的光彩。

孙哲平笑了。

也谢谢你,在我的青春盛装莅临,与我看那西北荒漠的每一次日落日出。

 

 

  

 

 


评论

热度(51)

  1. 卖梗的小姑凉一根线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