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线_

一个乐吹

关于《荆棘王冠》的絮絮叨叨——他行走于世,超脱于世

在修改这篇书评前,我花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将侑李老师的《荆棘王冠》重头到尾重新看了一遍,手机又一次黑屏的那一瞬间啊,看着窗外的流云,我还是如初见它那般,哭泣的像个孩子。为那个“神”一般的叶修,也为最终释然的刘皓。

2017年2月份正式翻开了《全职高手》这本书的扉页。2017年7月23日,注册了lof。2017年8月25日,遇见了侑李老师的《荆棘王冠》。2017年9月12日,看着黑屏的手机第一次放声大哭。

我花了比看原著多一半的时间去接触侑李老师笔下的这个叶修,这个在刘皓眼中的“神”。

而现在,是2018.4.30,我看着电脑里最初看完《荆棘王座》写下的长评沉默了很久。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我看着手机上的那最后一句话想了很久,无数想要说出的话语,无数想要表达的感受,都在敲打出来后一下又下的回车删除。我在想什么,我想要说什么?这一刻,我仿佛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所有的文字都成了死气沉沉毫无情感的单调直抒。

我并不讨厌刘皓,反而因为他的真实而感到心惊与害怕,无数次回首审视自己是否和他一样,而每一次我都会在恐惧中看到藏匿于黑暗之中的那个自己,就如一直躲藏在背后给人戳小刀的刘皓。

而在老师的文中,我看到了一个将自己撕裂开来,内心阴暗无比通透却又隐藏在小丑的笑脸面具后,心态扭曲的刘皓。一个立足于原著,形象更加丰满的刘皓。

在他刚刚接触荣耀这个游戏发现自己的天赋时,他就幻想着自己如同叶修那般的荣誉,他生来天性就是这样,那些富丽堂皇的阿谀奉承,他以为所有人都享受,可他不知道,这世上始终还是有着如同仙嫡般的人。

他以为自己足够聪明,他以为叶修不近人情,他如此狂妄地下着定义——【叶修的目光永远也不会为他们所停留】

他如此可怜又自卑。

他看到的只是叶修闪耀的一面,他善于揣摩他人的内心,却在面对叶修时惊恐地发现,他看不透叶修。他开始害怕,并且嫉妒,他嫉妒叶修的不在意,嫉妒叶修的超然脱俗,嫉妒这个有着赤子之心的“神”。

他说【明明人人都是自私的,而这个世界是现实的。我做不到,没有正常人可以做得到,可凭什么你觉得你可以,凭什么就你可以?】

他如此的渺小,却又狂妄,他就像那夏生秋死的昆虫,一日复一日地歌颂着所谓的“一年”,却不知道这仅仅是一年中的一部分,他看不到春日的繁花似锦,触摸不到冬雪的银装素裹。

他不知道天地的宽广,自命不凡,即使他最初的错误被自己所看到,他也还是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错的人是叶修,是他不肯回头看看我,明明我已经这么努力,为什么他看不到我的汗水,为什么从不真心地称赞我一次?他一次一又一次地在黑暗中反问自己,陷入无限的循环。我始终是相信叶修期待过他的,也对他有过表扬,但可惜的是,当那些阴暗的情绪蒙蔽了头脑和眼睛,他什么也看不到。

他人为他点亮了黑夜中道路的灯光,他却行走在另一条充满黑暗的道路上。当黑暗包裹住他,他再也看不到引路的灯光。甚至开始嫉妒憎恶光芒,乃至想要将光芒拉入黑暗,让其堕落。可他怎么就忘了,那是光啊,是能够照亮一切光芒啊。

【如何奋力追赶也换不来一次回眸,如何高声喝彩也不能使之侧目,即便是内心掀起了厌恶的滔天巨浪,也动摇不了对方分毫。】

我曾看到很多人说霸图如磐石一般十年如一日,永不退缩。然而再一次重温老师的文字时,看到这句话,我只能感叹,如磐石一般的人,还有叶修啊。他从不会因为某些无意义的事情而分心,他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也正是因为这种近乎变态的专注,让刘皓抓了狂。

【他记得自己在梦境中歇斯底里。

你为什么不停下来?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
你为什么不听我说?】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底一阵酸涩。以前只知道他的阴暗,却未想过他的骄傲。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要被原谅,被宽恕。

他将心中所想的一切阴暗施加于叶修身上,那就像是一个藏匿于黑暗中,窥视着他人一颦一笑,行为举止的小丑。他不知道,叶修生来就是这样强大的人,他不知道,叶修是赏罚分明的人,该有的教训,该有的斥责,一样也不会少,同样,他也看不到叶修如海纳百川般的温柔。他忘了比赛失利时叶修为他尽心的复盘,他也忘了晚起时叶修带去的早餐,他总以为叶修是神,是高高在上不会怜悯世人的无情者,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以那些昏暗的视角去看叶修,以他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他忘了,他最初的追求。

他不知道荣耀对于叶修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在他和陈夜辉打完假赛后,即使被叶修发现,他的内心也是不服气的,我明明赢了不是吗?我只不过是使比赛的场面更加有观赏性罢了。他忘了比赛的纯粹,只是把这当作是他成名的一个跳板。

当叶修对着孙翔说出“你喜欢这个游戏吗?”“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时,他才会如老师笔下那般羞愤吧。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一条走投无路的败犬,怎么还在这里不停的说教。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你最了解的不过是荣耀而已,你的眼睛里也只装得下冠军。终于你没了人心,没了技术,没了年纪,没了商业价值,你心心念念的冠军根本帮不了你分毫——因为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算你能罔顾一切再硬着头皮回来又如何,你手上连一叶之秋都没有了。】

甚至在叶修离开时的那临终一瞥也被他解读为对自己的怨恨,可他又怎么知道,叶修,从来都不会去怨恨任何人。他总是抱怨叶修欺压他。训练营时,入队时,甚至退役后,他阴暗的内心想:你怎么还能教训我,你已经退役了,你是失败者,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了,你只是一个躲在黑暗中不敢吭声的虫子而已。他看不到自己扭曲的内心,缺失的人格。

【他算最艰难的对局的胜负,算最强大的对手的招数,甚至算战队乃至联盟的前景,却唯独不去算自己身上将要发生的事情。他算战术,算出预判,却唯独不算人心。】

看到老师写下的这段话,我瞬间哭了出来。那是叶修啊,是永远朝前看,会缅怀过去但是永远也不会被过去所羁绊的叶修啊。

【刘皓莫名地心惊胆战,却与面对叶秋那种嫉妒和不甘杂糅的畏惧不同,而是面对更为老辣成熟的同类威胁时的恐慌。】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猛然颤了颤,窗外明明是属于春季的温煦日光,而我的背后却慢慢爬上了丝丝凉意。我想起了老师的另一篇文《乞力马扎罗的雪》中提到过——“陶轩是商人”。商人,自古以来就是懂得如何交换的人,一个优秀的商人知道如何让以最小的代价赢得最大的利润。陶轩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但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他最不应该的,就是把自己的商人理念用到干涉战队决策上。他总以为叶修很强大,强大到无所不能。他却忘了最初的的他是如何的心疼那个单薄的少年,他忘了,那只是一个少年。

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么点,想要再尽自己微薄的能力写下去,却发现语言匮乏到表述不出来。其实说了这么多,总觉得自己的一个观点就是,他们忘了初心。初心如此珍贵,值得我们任何一个人去铭记。然而行走的道路上总有那么多的障碍,或权力,或金钱,又或者是单纯的欲望。这便是俗不可耐的凡人。而可贵的是,在老师的文中,他们都获得了救赎。最后的最后,他们都选择了解放自己。

而叶修,他是神。

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亦不是怜悯世人的神。他行走于世,超脱于世。

【括号内来自于侑李老师的原文】
————

(一些题外话:其实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把这些话发出来,因为担心老师觉得我是为了本子特典才……不过没有老师出本的消息可能这些话会在某个不知情的瞬间丢失吧,比如今天它就在我粗心的时候差点……没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想着发出来好了,顺便也督促自己买老师的本子。要是那个时候忘了……(。)最后还是希望自己能够get到老师文中的某些地方吧,如果没有get到……QWQ我的锅)偷偷艾特老师 @侑李

评论(5)

热度(12)